數字音樂千億市場的進擊

2019-11-11 14:19:54來源:威易網作者:

11月8日,由VFine Music與中國傳媒大學聯合舉辦的「MCCT音樂版權中國行」全國路演首站北京站在中傳國際交流中心順利召開。VFine Music副總裁陳鑫出席峰會,并發表題為《數字音樂千億市場的進擊與野望》的演講。

“數字音樂進階千億市場三要素:降本增效,科技賦能,培養專業人才。想在音樂行業賺錢的太多,踏實做服務的太少。”

11月8日,由VFine Music與中國傳媒大學聯合舉辦的「MCCT音樂版權中國行」全國路演首站北京站在中傳國際交流中心順利召開。VFine Music副總裁陳鑫出席峰會,并發表題為《數字音樂千億市場的進擊與野望》的演講。

以下為陳鑫演講全文整理:

大家好,我是VFine Music的陳鑫,負責公司業務經營,也是進入音樂行業七個月的新兵。

去年在加入公司前,我研究了一份報告覺得非常有趣:數字音樂、網絡游戲、視頻行業,行業用戶穩定在6-8億,網絡游戲公開年銷售額最高約2200億,數字音樂卻不足前者1/4。

\

用戶基礎如此龐大,卻沒有把它構建成完善的商業生態,我帶著疑問來到這個行業,做了很多有意思的實踐和工作。如果數字音樂市場想進一步做增量,突破且穩定在千億規模,也許可以從行業各方面進行探索。我們在溝通和探討中總結出三點思路,在這里進行分享,希望會對大家有所幫助。

第一點,市場經濟提速的核心,降本增效,即加速音樂作品的傳播與變現。“本”可以理解為價格成本、溝通成本和信用成本。

在音樂行業,客觀把音樂作品定義為商品時,95%的作品是“死”的,它們沉睡在音樂人電腦里面、唱片公司硬盤庫里,不能流通、傳播、變現,那么有這個情況是為什么呢?

第一,之前市場環境里大家對音樂版權不尊重、肆意妄用。第二,音樂行業只有不到5%的作品價值具有賣方市場定價權,95%作品屬于買方市場定價權,但更多音樂版權定價被賣方市場慣性思維帶偏了,導致流通是很難的。

第二個是溝通成本。在中國音樂產業里,音樂人作品要經歷作詞、作曲、制作、發表,才有可能真正與公眾見面。在制作過程,資源是孤獨的,最多來自熟人圈。提兩個例子,第一個大家都知道的《野狼Disco》,第二個是BillBoard蟬聯17周的冠軍,Lil Nas X的《Old Town Road》。這兩首歌有個共通點,它們的beat都是從Beat Stars平臺上買的,做成作品,發表,火了。行業需要更多公平的平臺和環境,能夠讓作品demo進行很好的流通和選擇,最大化激活作品潛能,而不是盲目瘋狂寫E-mail給中意的合作人,對方卻不care你。

第三個信任成本,指作品與客戶、音樂和其他行業之間的信任成本。

我有個游戲行業的朋友想在全球范圍做音樂游戲。他想用Alan Walker的歌,仔細詢價,最低要50萬。VFine推薦了Martin Garrix的歌,一年全球范圍使用,英國的版權方只要5萬多,非常match。幫音樂和其他行業建立更好的信任感,這是做音樂版權商業化同時要兼顧的事。

\

通過不斷的降本增效,提高音樂作品在大市場的流通率,有更多曝光、有商業機會,讓音樂作品兌現應有的價值,這也是VFine公司做業務的價值觀之一。

第二點,科技賦能,提高音樂版權管理效率。在音樂版權業務中,以VFine公司為例,會用AI標簽對音樂作品進行編輯和整理,通過Connect ID系統和聲紋技術檢測合作音樂版權在主要平臺的使用數據,區塊鏈技術能讓信息查詢更加公開、高效。

在傳輸方面,也可以結合技術提高效率,比如像企業客戶一次性需要很大的甄選庫,我們就會用云+API技術提供50萬首曲庫的使用和瀏覽權限,來對音樂進行更好地選擇。

第三點,行業整體專業度需要提高,把傳播和商業化結合好,而不是只賦能作品單一功能。

之前音樂行業變現路線很簡單即「作品 to C」,做好的音樂丟進流媒體等平臺,用戶喜歡,恭喜你,火了。用戶不喜歡,你就GG了。

我們要努力在作品和市場之間升級出「B to BC」的模式,以服務音樂為核心,評估作品,管理全球范圍業務,提供包括包裝、上架、宣傳、計費、風控等在內的發行服務。

比如VFine公司如果確定發行一首作品,首先會上架Q音、Spotify、網易云等全球范圍100多家流媒體,同時在中國的VFine Music、日本的Audiostock、美國的Pond5、澳洲的AudioJungle等平臺進行商用授權變現。作品評定等級越高,VFine公司會在YouTube、bilibili等視頻平臺,Spotify、網易云等核心流媒體平臺進行運營和推廣,機會成熟,會推動演出、品牌合作等跨圈子、跨國度、跨文化的交流。

\

最后講一下我們這一年小小的成績。截至10月底,VFine公司累計進行正版授權37萬次,其中80%為付費商業授權,單次費用最多達50多萬,最少為免費品牌置換。VFine公司累計給出150+商用音樂SaaS服務,包括給騰訊廣告、統一集團、凱叔講故事和京東多條產品線等多行業企業提供的曲庫合作服務,給新片場、視覺中國、TVCBOOK等平臺提供的分銷服務。同時,VFine公司也為版權方、音樂人的音樂版權提供公平、高效的分賬、維權支持。

我認為只有專業的服務才能幫音樂作品規劃出更具成長性的路。在推廣方面,大家知道去年有一首歌《星球墜落》,當時很火,后來總體來看沒有《野狼Disco》火,為什么?因為《野狼Disco》在粉絲圈、綜藝圈火了之后對內容進行了重構,找了陳偉霆feat,并結合短視頻平臺進行運營和推廣,成為全民話題。

在管理方面,出現音樂侵權,處理不好就會像南京市民李先生一樣在社交平臺消失。VFine則通過高效的商務談判,讓對方為侵權付出商業賠償和名譽挽回,讓一切重歸平衡。此刻,打開手機翻開熱播綜藝《慢游全世界》的官方微博,在11月8日他們發布了給音樂人文博的致歉聲明,這就是VFine公司專業管理服務的一個體現,像這樣的案例有很多。

未來一段時間,在國家知識產權保護政策加持以及作品源源不斷出現的情況下,音樂行業只有涌現出更多專業的B端功能企業服務作品,積極響應政策,協同上下游,提高行業效率,才能迎來音樂市場的千億時刻。

這個千億不僅是一個數字,而是生生不息的生態,讓行業無論遇到任何壓力,都能保持商業的活動。隔壁游戲行業近年在重壓下依然保持增長達到2500億,靠的是專業的發行體系,音樂行業可以做的事情還有很多。

到這里想講的也講完了,我講的可能都是錯的,但是我的初心是真的。圍繞這個目標,能不能達到一個更好的結果,靠的不是我,也不是我們VFine公司,靠的是在座的各位,期待大家為音樂行業添一份力,幫音樂行業商業化打開更好的局面。謝謝。

關鍵詞:數字音樂VFine

贊助商鏈接:

幸运飞艇计结果